荀杨芹 1,2,3 # , 成鹏 4 # , 李秀霞 1,2,3 , 韦当 2 , 姚亮 5 , 潘蓓 1 , 闫沛静 6 , 许可 1 , 李亚男 1,2,3 , 郭天康 6 , 杨克虎 2,3
  • 1. 兰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兰州 730000);
  • 2. 兰州大学循证医学中心(兰州 730000);
  • 3. 甘肃省循证医学与临床转化重点实验室(兰州 730000);
  • 4.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骨科/甘肃省骨关节疾病研究重点实验室(兰州 730000);
  • 5.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临床部(香港  999077);
  • 6. 甘肃省人民医院临床循证医学研究所(兰州  730000);
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

目的分析目前我国临床路径证据的来源情况。方法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网站获取已批准的临床路径,由 2 名研究者独立提取资料,对路径的发布时间、关注疾病、证据报告等方面进行描述性分析。对路径诊断和治疗部分不同证据发表与路径发布时间间隔进行方差分析并使用 LSD 法进行两两比较。结果临床路径引用证据的类型主要为指南、教科书、标准指标和共识意见。其中约 80% 引用了临床实践指南,36% 引用了教科书。每个路径引用证据数量的中位数为 2 个。85% 的证据报告了其发表时间,路径发布与证据发表的平均时间间隔为 5.2 年,在时间间隔大于 15 年的证据中占比最大的为教科书。除教科书对比标准指标的时间间隔外,其他证据发表与路径发布时间间隔的两两比较均有显著差异(P<0.05)。结论我国临床路径的证据类型选择基于循证医学的理念,但引用证据的时间范围跨度较大。制定临床路径时,要重视最新的研究证据,增强临床路径制订过程的透明性,采用证据质量评价标准对引用证据进行评价和选择。

  • 上一篇

    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对儿童复杂性阑尾炎诊断的预测价值
  • 下一篇

    中国手术治疗踝关节骨折经济负担的系统评价